資訊

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> 重點推薦> 資訊詳情

進口或迎利好 食用豆莫再“任性放飛”

手心app影视時間:Thu Dec 12 10:16:31 CST 2019  瀏覽次數:94次  發布人:姜利濤 發布來源:糧油市場報

近日,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開展部分大豆、豬肉等自美采購商品的排除工作,等于給市場松綁和解禁,對市場供應是最大利好,而對國內期貨市場整體利空,后期油用豆對食用豆的提振作用或削弱。

 

126日,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開展部分大豆、豬肉等自美采購商品的排除工作,針對目前中國進口大豆、豬肉等來自美國的商品,權限下放到企業,提出相關申請,自行開展部分排除工作,自負盈虧,等于給市場松綁和解禁。尤其是不加征我國對美301措施反制關稅等排除措施,這就等于此后進口美國產大豆、豬肉等商品,不再有停留在公海等待以及成本提高的事情,對于市場是最大利好;而對目前的國內期貨市場,整體利空作用最大。受此影響,上周五,豆粕及豆二合約期價沖高受阻而出現回落。

 

上述消息公示后,油用豆在之后對食用豆的行情提振則會有所緩釋,加上陸續放開的東北海關口岸增加,俄豆入關量逐漸增多,對東北產區活躍的氛圍均會帶來較大影響。

 

建議產區囤積較大量低價位豆源的群體,可適當向市場投放一定糧源。中、小戶型盡可能在此時不要盲目跟風追漲,雖然現行價格沒有較大風險,但國家的調控措施依然會大于外因形成的利好。

 

關內追漲乏力   領頭雁或“折翼”

 

關內豆市剛欲趨穩,受東北產區價格大幅上漲影響,上周南北產區價格聯動。這一現象在各地最為明顯的表現,則是持有較多糧源的大戶率先引領,拉動中、小型商戶盲目追漲,以致失去理性。銷區市場處于被動,價格由產區“說了算”。這種硬性推漲,加上產區價格短期內已經普遍進入上限,對銷區市場已失去“誘惑力”。經營商在觀望的同時,一邊消化前期的低價庫存,一邊多地詢價,有合適的就補進一車,沒合適的也不急購。

 

河南、安徽豆區即將出現趨穩行情,受東北豆市飆升的價格助推,收購商情緒再度提振。上周,各區域惜售心理濃厚,部分持有一定量的收購商成了行情的“領頭雁”,收購價格頻繁更新。實際上,這種越提價收購量越降的現象,是故意釋放的“煙霧彈”,讓周邊庫存較少的商戶追漲,自己倉中的糧源繼續升值,向銷區報價“既落人情,又賺得豐厚”。

 

上述這種現象在安徽淮北表現較為明顯,部分集散地上周收購價竟出現46604700/噸,而毗鄰的集散地裝車價僅45604600/噸,其貨源并非淮北地產,多來自外圍的    河南永城和山東及毗鄰的宿州。由于這樣的收購價已經明顯超越了市場的承受度,這種價格“風向標”已失去效應。至上周末,河南許昌、周口等地裝車價多在45604640/噸之間,呈現外銷遲緩;永城裝車價45604580/噸幾乎沒有需求主體,上周末價格已陸續向下調整。

 

安徽太和部分集散地摻兌河南新鄉、原陽豆源較多,篩選質量偏差,裝車價44604500/噸,給市場帶來錯覺,“挑便宜貨”的經銷商大有人在;亳州渦陽收購價最高時為45604580/噸,目前裝車價與收購價吻合,出貨也開始下降;宿州埇橋區、靈壁、泗縣裝車價多在45204560/噸,部分集散地已有大的囤積戶報價開始松動。

 

江蘇鹽城、東臺、大豐、濱海、南通、啟東、淮安等地“翠扇”“腐豆”“大乳白”“黑臍王”優質豆純度大幅降低,摻兌現象增多,價格比之前最低時漲400600/噸;由于價格大幅攀升,部分缺失信譽的收購商在此時采取裝車付款的方式,把劣質豆源摻混發向市場,給客戶帶來較大的經濟損失。蘇北的徐州睢寧、賈汪區、沛縣跟漲現象過急,部分區域質量明顯下降,裝車報價45604660/噸,視不同品種和篩選設備而論,質價背離現象明顯。受外圍價格有下調跡象影響,預計本周這類區域“雜花豆”有跟隨下調的可能。

 

山東濟寧魚臺、金鄉、梁山、微山、汶上主產區,前期的高庫存被安徽、河南“倒購”后,價格也很快跟進,各地主流裝車價在45604600/噸之間。部分特別突出的優質類豆源,由于種子公司介入,毛糧收購價達45004600/噸,商品質量受其影響同比下降。近期部分區域已出現俄羅斯“加豆”流入摻兌現象,市場需提防。

 

本周起,關內產區價格差異較大的區域將陸續調整,但明顯的下跌不會出現。如果目前不下調價格,隨著收購量繼續偏弱,一旦高價區下調6080/噸,許多經紀人前期囤積的貨源很快會向收購網點轉移,建議收購商調整心態。

 

東北價格飆升   搶糧將會“理性”

 

本周,東北國儲輪換大豆收購價不會再繼續跟進,產區飆升行情有“剎車”可能。關內各區域已陸續出現僵持,“超強”引領行情的安徽淮北區域質量“今非昔比”,許多外地感觀很好但出漿偏差的豆源流入較多,與之前貨源相比,明顯存在“質價背離”,銷區市場已經出現排斥情緒。

 

東北產區基層糧源匱乏,跨區“倒購”現象拉動各地掀起“搶糧潮”,“一戶有糧,多人出價”,致使持豆糧農攀價意識濃厚,形成了“一天一價”甚至“一天多價”的飆升。國儲輪換糧收購月初也上調了價格,調整后不但收購量未提升,相反,國儲收購價卻成了“助燃劑”,貿易商看漲情緒被“激活”。經歷上周“失去理性”的相互爭購,基層毛糧收購價在部分區域已超過國儲凈糧收購價。大連期貨價格受現貨影響,也強勢上漲,竟超過現貨價格。

 

期現相互作用,且集中表現在短暫的時間點,貿易商的“非理性”追漲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

上周末,許多運輸優勢區基層毛糧收購價已出現3640/噸,大幅超出國儲三等凈糧3560/噸的入庫價格。許多劣勢區也紛紛跟漲,基層毛糧收購價也在34403500/噸之間。這種爭搶收購,現在僅憑感觀,已放棄蛋白測試定價,夾雜著明顯的炒作氛圍。

 

目前,黑龍江39%41%蛋白含量的商品塔豆裝車價36403740/噸,40%42%蛋白的優質品種或塔選分離的大顆粒豆裝車價在38003900/噸之間。由于產區糧源收購偏緊,這種炒作氛圍不會“陡然剎車”。目前食品大豆需求市場觀望加劇,本周各區域將逐漸趨向理性。

 

“雙節”越來越近,終端市場對食用油的備貨情緒提振,東北產區內油企全面滿負荷加工,卻難以迎合市場需求;粕類庫存日漸上升,受棕櫚油繼續強勢上揚影響,這種油強粕弱的格局仍將持續。

 

銷區加劇觀望   價格失去“誘惑”

 

關內各區域持糧較多的大戶型有“見好就收”的意識,本周,這類商戶的貨源將積極釋放。市場買時都說“沒糧”,當產區想賣時卻是另一番“景象”;雖然現行價格回調的概率較低,但再欲階段性反彈需跨越本年度后,還得觀察外部有沒有利好因素表現。

 

關內和東北大豆價格的上漲幾乎形成聯動,銷區市場經營商今年預感很強,早在關內上漲初期便相互配合。產區小漲時市場匆匆集中補庫,當終端進入轉化期后,產區便出現“內亂”,其價格的生成并非市場拉動,區域間相互“倒購”增加庫存。運輸、裝卸、篩選去雜等一系列費用疊加,形成了新的價格機制。面對日漸上漲的行情,持豆的農戶更加惜售,下鄉的經紀人拉回家中囤積,收購網點收購量銳減,于是便肆意提價。

 

東北產區的追漲雖是“后起之秀”,但不甘示弱,晚于關內上漲10天,其漲幅卻緊貼關內,關內各地本輪漲幅均在300360/噸之間。東北優、劣勢區域毛糧收購價漲幅在200300/噸之間,食用豆市場報價難以跟隨,其漲幅僅在140200/噸之間。南北產區短時間的大幅上漲,讓市場經營商欲補庫卻措手不及,“今天沒裝車,明天價又變”,銷區被動接受價格,由產區“硬性”施壓。

 

目前,南北產區價格對終端市場已失去“誘惑力”,面對產區續漲乏力,反而變得冷清,視需求定量“少進慢補”,產區豆源“歸堆”,銷區也有大量低價庫存,短期內僅對部分品種單向選擇,令市場看好的“大乳白”品種目前在江蘇、山東產地裝車價最高已達5900/噸,流入長江下游地區的價格在61006200/噸,市場開始放棄并尋求替代源,“翠扇”“腐豆”產地價格高達54005500/噸,市場陸續減量采購。東北產區高蛋白類品種,流入南方市場也多在44004500/噸之間,與關內豆的價差再度縮小到低值,之后市場選擇會失去傾向性,普通類品種將成為市場需求的主流,而這類貨源可選擇區域廣泛,對行情的拉動微弱。

 

春節前,終端市場補庫和轉化僅1個多月時間,而經營商和加工商之間的庫存依然偏多,采購步伐放緩將對產區價格形成抑制。

 

產區現行價格雖不會明顯下行,但上行阻力已顯露,建議關注質量和區域價格變化。

 

近日,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開展部分大豆、豬肉等自美采購商品的排除工作,等于給市場松綁和解禁,對市場供應是最大利好,而對國內期貨市場整體利空,后期油用豆對食用豆的提振作用或削弱。

 

126日,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開展部分大豆、豬肉等自美采購商品的排除工作,針對目前中國進口大豆、豬肉等來自美國的商品,權限下放到企業,提出相關申請,自行開展部分排除工作,自負盈虧,等于給市場松綁和解禁。尤其是不加征我國對美301措施反制關稅等排除措施,這就等于此后進口美國產大豆、豬肉等商品,不再有停留在公海等待以及成本提高的事情,對于市場是最大利好;而對目前的國內期貨市場,整體利空作用最大。受此影響,上周五,豆粕及豆二合約期價沖高受阻而出現回落。

 

上述消息公示后,油用豆在之后對食用豆的行情提振則會有所緩釋,加上陸續放開的東北海關口岸增加,俄豆入關量逐漸增多,對東北產區活躍的氛圍均會帶來較大影響。

 

建議產區囤積較大量低價位豆源的群體,可適當向市場投放一定糧源。中、小戶型盡可能在此時不要盲目跟風追漲,雖然現行價格沒有較大風險,但國家的調控措施依然會大于外因形成的利好。

 

關內追漲乏力   領頭雁或“折翼”

 

關內豆市剛欲趨穩,受東北產區價格大幅上漲影響,上周南北產區價格聯動。這一現象在各地最為明顯的表現,則是持有較多糧源的大戶率先引領,拉動中、小型商戶盲目追漲,以致失去理性。銷區市場處于被動,價格由產區“說了算”。這種硬性推漲,加上產區價格短期內已經普遍進入上限,對銷區市場已失去“誘惑力”。經營商在觀望的同時,一邊消化前期的低價庫存,一邊多地詢價,有合適的就補進一車,沒合適的也不急購。

 

河南、安徽豆區即將出現趨穩行情,受東北豆市飆升的價格助推,收購商情緒再度提振。上周,各區域惜售心理濃厚,部分持有一定量的收購商成了行情的“領頭雁”,收購價格頻繁更新。實際上,這種越提價收購量越降的現象,是故意釋放的“煙霧彈”,讓周邊庫存較少的商戶追漲,自己倉中的糧源繼續升值,向銷區報價“既落人情,又賺得豐厚”。

 

上述這種現象在安徽淮北表現較為明顯,部分集散地上周收購價竟出現46604700/噸,而毗鄰的集散地裝車價僅45604600/噸,其貨源并非淮北地產,多來自外圍的    河南永城和山東及毗鄰的宿州。由于這樣的收購價已經明顯超越了市場的承受度,這種價格“風向標”已失去效應。至上周末,河南許昌、周口等地裝車價多在45604640/噸之間,呈現外銷遲緩;永城裝車價45604580/噸幾乎沒有需求主體,上周末價格已陸續向下調整。

 

安徽太和部分集散地摻兌河南新鄉、原陽豆源較多,篩選質量偏差,裝車價44604500/噸,給市場帶來錯覺,“挑便宜貨”的經銷商大有人在;亳州渦陽收購價最高時為45604580/噸,目前裝車價與收購價吻合,出貨也開始下降;宿州埇橋區、靈壁、泗縣裝車價多在45204560/噸,部分集散地已有大的囤積戶報價開始松動。

 

江蘇鹽城、東臺、大豐、濱海、南通、啟東、淮安等地“翠扇”“腐豆”“大乳白”“黑臍王”優質豆純度大幅降低,摻兌現象增多,價格比之前最低時漲400600/噸;由于價格大幅攀升,部分缺失信譽的收購商在此時采取裝車付款的方式,把劣質豆源摻混發向市場,給客戶帶來較大的經濟損失。蘇北的徐州睢寧、賈汪區、沛縣跟漲現象過急,部分區域質量明顯下降,裝車報價45604660/噸,視不同品種和篩選設備而論,質價背離現象明顯。受外圍價格有下調跡象影響,預計本周這類區域“雜花豆”有跟隨下調的可能。

 

山東濟寧魚臺、金鄉、梁山、微山、汶上主產區,前期的高庫存被安徽、河南“倒購”后,價格也很快跟進,各地主流裝車價在45604600/噸之間。部分特別突出的優質類豆源,由于種子公司介入,毛糧收購價達45004600/噸,商品質量受其影響同比下降。近期部分區域已出現俄羅斯“加豆”流入摻兌現象,市場需提防。

 

本周起,關內產區價格差異較大的區域將陸續調整,但明顯的下跌不會出現。如果目前不下調價格,隨著收購量繼續偏弱,一旦高價區下調6080/噸,許多經紀人前期囤積的貨源很快會向收購網點轉移,建議收購商調整心態。

 

東北價格飆升   搶糧將會“理性”

 

本周,東北國儲輪換大豆收購價不會再繼續跟進,產區飆升行情有“剎車”可能。關內各區域已陸續出現僵持,“超強”引領行情的安徽淮北區域質量“今非昔比”,許多外地感觀很好但出漿偏差的豆源流入較多,與之前貨源相比,明顯存在“質價背離”,銷區市場已經出現排斥情緒。

 

東北產區基層糧源匱乏,跨區“倒購”現象拉動各地掀起“搶糧潮”,“一戶有糧,多人出價”,致使持豆糧農攀價意識濃厚,形成了“一天一價”甚至“一天多價”的飆升。國儲輪換糧收購月初也上調了價格,調整后不但收購量未提升,相反,國儲收購價卻成了“助燃劑”,貿易商看漲情緒被“激活”。經歷上周“失去理性”的相互爭購,基層毛糧收購價在部分區域已超過國儲凈糧收購價。大連期貨價格受現貨影響,也強勢上漲,竟超過現貨價格。

 

期現相互作用,且集中表現在短暫的時間點,貿易商的“非理性”追漲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

上周末,許多運輸優勢區基層毛糧收購價已出現3640/噸,大幅超出國儲三等凈糧3560/噸的入庫價格。許多劣勢區也紛紛跟漲,基層毛糧收購價也在34403500/噸之間。這種爭搶收購,現在僅憑感觀,已放棄蛋白測試定價,夾雜著明顯的炒作氛圍。

 

目前,黑龍江39%41%蛋白含量的商品塔豆裝車價36403740/噸,40%42%蛋白的優質品種或塔選分離的大顆粒豆裝車價在38003900/噸之間。由于產區糧源收購偏緊,這種炒作氛圍不會“陡然剎車”。目前食品大豆需求市場觀望加劇,本周各區域將逐漸趨向理性。

 

“雙節”越來越近,終端市場對食用油的備貨情緒提振,東北產區內油企全面滿負荷加工,卻難以迎合市場需求;粕類庫存日漸上升,受棕櫚油繼續強勢上揚影響,這種油強粕弱的格局仍將持續。

 

銷區加劇觀望   價格失去“誘惑”

 

關內各區域持糧較多的大戶型有“見好就收”的意識,本周,這類商戶的貨源將積極釋放。市場買時都說“沒糧”,當產區想賣時卻是另一番“景象”;雖然現行價格回調的概率較低,但再欲階段性反彈需跨越本年度后,還得觀察外部有沒有利好因素表現。

 

關內和東北大豆價格的上漲幾乎形成聯動,銷區市場經營商今年預感很強,早在關內上漲初期便相互配合。產區小漲時市場匆匆集中補庫,當終端進入轉化期后,產區便出現“內亂”,其價格的生成并非市場拉動,區域間相互“倒購”增加庫存。運輸、裝卸、篩選去雜等一系列費用疊加,形成了新的價格機制。面對日漸上漲的行情,持豆的農戶更加惜售,下鄉的經紀人拉回家中囤積,收購網點收購量銳減,于是便肆意提價。

 

東北產區的追漲雖是“后起之秀”,但不甘示弱,晚于關內上漲10天,其漲幅卻緊貼關內,關內各地本輪漲幅均在300360/噸之間。東北優、劣勢區域毛糧收購價漲幅在200300/噸之間,食用豆市場報價難以跟隨,其漲幅僅在140200/噸之間。南北產區短時間的大幅上漲,讓市場經營商欲補庫卻措手不及,“今天沒裝車,明天價又變”,銷區被動接受價格,由產區“硬性”施壓。

 

目前,南北產區價格對終端市場已失去“誘惑力”,面對產區續漲乏力,反而變得冷清,視需求定量“少進慢補”,產區豆源“歸堆”,銷區也有大量低價庫存,短期內僅對部分品種單向選擇,令市場看好的“大乳白”品種目前在江蘇、山東產地裝車價最高已達5900/噸,流入長江下游地區的價格在61006200/噸,市場開始放棄并尋求替代源,“翠扇”“腐豆”產地價格高達54005500/噸,市場陸續減量采購。東北產區高蛋白類品種,流入南方市場也多在44004500/噸之間,與關內豆的價差再度縮小到低值,之后市場選擇會失去傾向性,普通類品種將成為市場需求的主流,而這類貨源可選擇區域廣泛,對行情的拉動微弱。

 

春節前,終端市場補庫和轉化僅1個多月時間,而經營商和加工商之間的庫存依然偏多,采購步伐放緩將對產區價格形成抑制。

 

產區現行價格雖不會明顯下行,但上行阻力已顯露,建議關注質量和區域價格變化。

 

分享到: